搜索一下,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

孙中山的上海情:1916年后他真正意义上的家

中新社上海10月30日电 题:孙中山的上海情:1916年后他真正意义上的家

中新社记者 许婧

在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之际,孙中山曾在沪上留下的印迹再次揭示,其人生的多个转折点始于上海,尤其是1916年后,上海堪称他真正意义上的家。

或因孙中山领导的革命战斗几乎都发生在以广州为中心的南中国地区,学界对上海这个通商大埠之于孙中山关系的研究一直成果寥寥。

孙中山一生20余次到过上海,上海不仅是国共合作的发源地,是孙中山《建国方略》的完成地,也是孙中山与宋庆龄共同生活的见证地。

可以考证的是,孙中山的好友陆皓东与上海渊源极深,也正因如此,才会有1894年孙中山弃医馆而不顾,为实现自己的政治改良主义抱负而毅然与陆皓东偕行前往上海,开启纵贯中国南北的旅行。

1894年孙中山在上海与宋耀如的相识,结下了他与上海宋家在日后革命事业和家庭生活中的绝世奇缘,埋下了改变孙中山与上海关系的最重要伏笔。

在之后的数年里,上海成为连接孙中山与祖国大陆的一个纽带,为孙中山打开一扇视窗。

1911年辛亥革命的爆发,成为孙中山人生的分水岭,他自此进入中国政治权力的核心场域,第一站正是上海。

彼时,孙中山在位于宝昌路408号(今淮海中路650弄3号)的行馆内召集了同盟会最高干部会议,讨论筹建民国临时政府方案,确定中华民国采用总统制,并被推举为首任总统。

尽管孙中山只在那住过7天,但有老照片为证,当年中外人士“相访者络绎不绝,行馆门前车水马龙,行馆内室宾客满座”。

时光推移,行馆旧址如今静静矗立在街角,深灰色外墙配红砖拱顶的三层花园洋房仍旧气势不凡,墙面虽略显斑驳,但雕梁画栋仍清晰可辨,此前孙中山故居纪念馆曾在内举办过“孙中山在上海图片史料展”。

二次革命失败后,孙中山流亡日本,与宋庆龄相知、相爱直至结婚。这从根本上改变了孙中山与上海的关系模式。

宋庆龄出生于上海,说上海话,其一生大多数时间也是在上海度过,打心底里她认同自己是一个上海人。与宋庆龄结婚后,孙中山心中的上海再也不是一座普通的城市,而是他的家,其后的历史也证实的确如此。

1916年5月19日,宋庆龄离开日本回到上海,此后直至孙中山南下护法,这一年多的日子里,孙中山和宋庆龄租赁了环龙路63号(今南昌路59号)作为寓所,开始了上海生活。遗憾的是这处“孙宅”如今已不复存在。

从行馆步行约10分钟,便是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酝酿地、当时的法界莫利爱路29号,现为上海孙中山故居纪念馆,由孙中山故居和孙中山文物馆两个展示场所组成。

走进故居院内,孙中山的坐姿铜像颇为显眼,院内外树木成荫。纪念馆目前正在举办馆藏珍贵照片展,并将举办系列交流活动以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

孙中山故居是孙中山和宋庆龄唯一共同的住所,一幢欧洲乡村式小洋房,他们于1918年入住于此,1925年3月孙中山逝世后,宋庆龄继续在此居住至1937年,并于1945年底将此寓所移赠给当时的国民政府,作为孙中山的永久纪念地。

1916年至1920年寓沪期间,政治上短暂失势的孙中山,以极快的速度,在上海写就并出版了他的学说——1917年的《会议通则》(后改为《民权初步》)、1919年的《实业计划》和《孙文学说》。日后,这三本著作被汇集成了《建国方略》一书,成为孙中山思想的主要组成部分。

也是在此期间,孙中山发表了《孙文越飞宣言》,虽然未曾使用“三大政策”一词,但却在实践中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注入了他的“旧三民主义”之中,并改组了国民党。

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徐涛认为,1916年后回到上海的孙中山虽然也是屡败屡战,但中国再也没有任何政治势力可以把他驱赶出中国。在这段时期中,孙中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城市是广州和上海。广州是他实现革命理想、保卫民国建制的策源地;而上海则是他一旦失意,或者是革命时机尚未成熟的休整待发之地。一旦有革命成功的希望,孙中山会义无反顾离沪赴粤,大干一场;而一旦遇到革命的低潮,孙中山离开广州,第一个休整之地则首选上海。上海才是那时孙中山真正意义上的家。(完)

发表留言

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请放心留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